HERO|工口|饮霜汤
这是一个不定时失联的文画渣。
#声优厨#乙女向#
#刀剑乱舞屠版中#
长谷部不足✓
腐向拒绝✕
#苏苏苏苏苏w#主日圈,欧美涉及w#
 
 

关于情敌的处理与实际运用【刀剑乱舞】

hhhhhhhhhhhhhh!!谢谢风花花!

哈哈哈哈哈哈长谷部的索(情)敌系统真是厉害啊hhhhh!

歳鬼一如既往的无意识撩妹max!!

要被堀川记恨上了哦( ´∀`)つ

长谷部还真是有点黑呢

十分喜欢!再次感谢风花花!!

咳,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但别介意都嫁来√

玖-风花:

*送给基友 @HERO|工口|饮霜汤 的生贺,拖了那么久对不起!

*主长谷部×女审神者,微堀川国広×女审神者

*文笔渣,不喜勿入

 

稍稍入秋。

走廊上悬挂着的风铃与晴天娃娃在短刀们追逐嬉闹时带起的微风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路席卷到氛围安静严肃的工作室。

室里空旷而整洁,弥漫着笔与纸相接触的声音。

端坐在工作桌前的长谷部正在奋笔疾书。

"或多或少也休息一下吧。"

刚才过来送了茶与糕点的烛台切贴心的嘱咐着,生怕昔日的同僚累倒,即使对方并不怎么领情。

作为主上赋予重任且作为近侍自己怎么能够松懈!

长谷部心里如实想,打算更加卖力的投入到处理文件的工作中。

然而,事与愿违。

"咕噜……"

肚子里传来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长谷部……黄脸。

 

长谷部揉揉皱起的眉头,回忆了一下烛台切刚刚放下盘子的位置,扫了一眼桌面。托盘里摆放着一碗颜色透彻的凉茶,和几个和果子。和果子有的还腾着点热气,带着食物特有的香甜气息。

可以看出是刚做好就送过来了。

修长的手指捏起其中一块,可以感受到点心表面是如何的细腻,送入口中,表皮入口即化,可谓美味,也稍稍安抚了一下长谷部烦躁的心情。

看来休息一下也好。

长谷部又喝了一些茶,又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拿起搁在一旁的本体,打算到庭院里转一转。

 

好在今天不是那么热,身着白色衬衣的长谷部并没有像前阵子稍微走走就出了一身汗。

路经过手合室,里面短兵相接,时不时传来几声战意勃然的吼叫,虽然离的有点远,但长谷部还是能分辨出声音是岩融与他主上的。

看来他主上又忍不住虐一虐岩融了,战斗型审神者永远这么热血沸腾啊。

不过这也是他喜欢主上的原因之一。

收起思绪的长谷部,打算继续闲逛,忽然作为兵器的直觉告诉他,有陌生的气息进入本丸,就在——离他所在位置的不远处。

没有搞清楚对方是什么的长谷部不打算打草惊蛇,他按紧刀柄,小心翼翼的接近。

 

"啊……终于爬上来了……"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一个屋檐上冒出来,长谷部难以判断对方是敌是友,也没有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

有着一头灰色头发穿着他从未见过的服饰的人跃了下来,看起来像是一名女性。

"唉……鬼鬼家的墙比之前的还难爬啊……而且没有人给我送梯子好伤心……"

低声嘟囔着什么的女性拍打了一下身上粘上的灰尘,直觉告诉长谷部,这个人对本丸不会带来什么威胁,但是……他就是觉得莫名的不爽。

"喂,你是谁?谁允许你来到这个本丸的?"

所以拔刀相向试探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冬月还没来得及放松一下已经有些酸的身体,就听到歲鬼家的长谷部充满敌意的声音以及看到眼前明晃晃的刀刃。

她知道这里是战斗型本丸,付丧神这么做也情有可原,但总觉的有点憋屈怎么破!

"啊……先放下刀……长谷部君啊,我是你家审神者的朋友呢……"

先……安抚一下……打起来就不好了……

冬月看着长谷部稍微放下刀样子松下了点警惕,放心了,然而,对方再一次举起了刀。

"我从未在主人的朋友中见过你!你在说谎!"

啊咧……好像之前还真的没正式和歲鬼见过,只是和小青见聊天的时候见过对方的样子,以及从小青见那里得到的本丸地址欸……

怎么办……

冬月看着朝她挥来的刀,想了想自己的战斗力衡量了传闻中的后果……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鬼鬼啊!!!救命啊!!!你家刀要袭击审神者啦!!"

跑!

 

打的酣畅淋漓的歲鬼收起装备,用湿毛巾擦了擦汗,准备离开手合场。

拉开门,就看到长谷部追着一个女孩子杀过来。

对方是个梳着包包头带着红色镜框的灰发少女,那身衣服有点类似汉服,是青见和她说过的那位审神者呢。

还真是有活力,对方是怎么来的先放一边,先制止这场闹剧吧。

客人可不能受到这种对待,何况对方还是一位女孩子。

一直对女性彬彬有礼的歲鬼向两人高呼:"长谷部,停下来!以及……你是……冬月吧?"

你追我赶的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

"是!主上!"

"咦咦咦!鬼鬼你居然认识我知道我的名字!!"

看着名为冬月的少女欢呼雀跃着跑向自家审神者身边,长谷部明白了刚才那种不爽是什么了。

那是对情敌的自动检索。

他的主上又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长谷部……黄脸×2。

 

 

等着歲鬼沐浴的时间,冬月稍微打量了一下景致。

站在附近的长谷部则是被勒令朝冬月道歉,也一同留了下来。

谁也不想和对方说话。

气氛一时尴尬的很。

"久等了。"

梳洗完毕的歲鬼坐在冬月身边适时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之前的事情请忘记吧,不过很高兴认识你,冬月酱。"

"嘿嘿嘿,我也一样喽。嘛,其实错在我啦,长谷部君他没什么错,不用给我道歉哈哈哈!"

"……"

"不,主,我还是有错误的,请主上施以惩罚balabala"

"呀呀!鬼鬼,实在是不用啊,长谷部君的歉意我已经收到了啊!而且你看,他做的事是出于对本丸的安全找想,值得称赞啊balabala"

其实、她完全、没有收到道歉!她只是不想被对方当情敌恶狠狠的盯着而已。

仅仅是这样……

所以长谷部你别盯我,我不想动粗。

冬月无奈的想。

"……好吧。长谷部看在你原本是出于对本丸安全找想,下不为例。还有,冬月酱,下次来做客请走正门。"

歲鬼慎重考虑了一下,终于说出了双方都满意的答复。

"啊,好的鬼鬼!"

"是!主上!"

嗯,自己在主上的心里评定更好了些。这个情敌很上道。加分。

长谷部满意的想。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就到了离别。

"我送你回去吧,冬月。女孩子自己一人走夜路不好,何况还是审神者。"歲鬼从衣架上拿起两件外套,一边朝长谷部使了个眼色,一边把其中一件披在冬月身上。

会意的付丧神拿着备好的糕点,一起跟随。

"你穿的少,别冻着。"

"啊……好……"冬月盛情难却,又被衣物带去的温暖席卷全身,脸红了起来。

有人陪伴的旅途,终点也来的快。

"到了,谢谢你们。现在天色也晚了,你们赶快回去吧。"

冬月站在本丸门口,朝歲鬼和长谷部道别。

"我得看着你平安进去才安心呢,还有,糕点请收下。"

"啊……好。"

冬月敲了敲本丸的门,很快就被打开,走出一位清秀的少年付丧神。

"主上你总算是打算回来了啊!要不是不知道去哪里找您,我……欸……?"

堀川国広一脸焦躁的朝冬月抱怨,才发现门口不止冬月一人,以及——冬月身上披着的外套。

长谷部上前把糕点递给堀川国広,堀川倒是没有推辞的收下,只是眼色渐深:"谢谢。你们是……"

"我们是来送你家审神者回来的。我是你审神者的朋友。"

歲鬼在冬月开口之前回答,并走到冬月面前,弯下腰亲吻了对方的额头,送了一个温柔的离别吻。

"那么,再见了。以后常来玩。"

没等冬月和堀川的反应,歲鬼就转身走了。

跟着的长谷部没有和他主上说,刚才那一瞬间堀川的脸色是多么难看,以及冬月小姐又脸红了。

就当是,让对方的近侍也体会一下他的心情吧。

付丧神的笑容,隐藏在这宁静的夜晚里。

 

情敌什么的,可真的非常有意思呢。

 

【终】

小剧场

1鬼鬼的声音听起来像男声,堀川误会了,然而就算是女的也是他情敌。

2听说鬼鬼要和浅结婚了,长谷部又黄脸了

3冬月表示她也想嫁给鬼鬼,然而堀川不允许

 


评论(3)
热度(14)
  1. HERO|工口|饮霜汤一个不知名的堀川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hhhhhhhh!!谢谢风花花! 哈哈哈哈哈哈长谷部的索(情)敌系统真是厉害啊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