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工口|饮霜汤
这是一个不定时失联的文画渣。
#声优厨#乙女向#
#刀剑乱舞屠版中#
长谷部不足✓
腐向拒绝✕
#苏苏苏苏苏w#主日圈,欧美涉及w#
 
 

歳鬼人设扩充[背景]

含雷含雷含雷

↑重要说三遍。

歳鬼的人设扩充...

从小到大的经历吧,差不多

_(:з」∠)_接受无能请摸摸右上。

欢迎勾搭!

 

 

 

↓准备好了再下拉

 

 ——————————————————————————————————

 

设定:

 

从出生就没见过父亲。一直在母亲身边,有些胆小,但是个很温暖的孩子。

祖父在歳4岁时就让她接触剑道,看上的是天赋,而对歳本身是厌恶的。

8岁时歳失去了母亲,因为祖父不断的施压,已经丢了贞洁的母亲拒绝再嫁人,最后自尽。

就算母亲生前不断与歳说祖父是爱她,重视她才会不断训练她。虽然她竹剑打得满身伤痕这位爱她的祖父也从不会让她休息。

自此以后歳身上的温暖像是追随母亲离去一般,渐渐没有多余的表情和情感。

10岁:

直到大她5岁的表哥开始与她一起接受祖父的训练。

表哥的天赋并没有她高,但尽管天赋再高在祖父眼里歳的身世和性别终究是个心结。

爱着天赋却厌恶本人至极,在这种情绪混杂下的歳被要求放弃原本的性别。

绷带裹住还稚嫩的胸部,双手被剑柄磨得布满茧子,身上被青紫覆盖。

无论多努力,就算赢了也不会得到一句夸奖,回应的也只是冷淡的点头,算是对她技法的勉强认可。

她正在步步迈入深沼。

12岁:

代替母亲拯救她的是那个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表哥。

表哥是一个被爱着的人,就算输了被罚也不会生气,笑容像是含着阳光一样。

就算歳拒绝着这股力量的侵入,他也不会放弃一般。

今天偷偷带个饭团,明天悄悄为她承担些训练的重量。

当回味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圈进这个大男孩的怀抱中,被安抚着,被说还有他可以依靠。

她在这个怀抱中被蜜糖麻痹了5年。

 

17岁

这对整个家族来说是一个门限。

歳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是知道这个生日的重要性。

然后,在生日这天。

她的祖父第一次让她进到他的房间。

她正坐在榻榻米上,低垂着头一副顺从的模样。

直到正位的老人说了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嫁人或者出国,你选一个。离开这。”

自小被要求成为男性,在蜜糖中被灌输着要继承道场的信息。

只会剑道,或者说眼中只有这个的她。

被放弃了。

无论她多出色,无论她牺牲了多少。

最后祖父选择的是那个技不如她,看着宽厚,不断温暖着麻痹着她警觉神经的表哥。

 

 

从最初的震惊缓过来后,理智渐渐把这几年她忽略的细节展现出来,这让她更容易接受了这个被驱逐的结局。

就算她再怎么放弃性别也是不可能的,她的那位好表哥就算认知到了这点也不容她。

只有她走了他才能安心继承这个家族。

 

离开的机票是祖父交给她的,连着一张照片和住址的纸张。

他们为她找到了亲生父亲,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仁至义尽?

她懒得去想,懒得去分析。

从小生长的地方属于她的东西却出奇的少,仅仅一只小皮箱就将她十几年的痕迹带走了。

机票的位置是头等舱,这算是补偿吗。

有些嘲弄。

 

要奔四的男人不像照片上那么帅气,胡茬遍布着下巴,有些邋遢的样子站在门内。

这就是她的父亲?

歳有些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她宁愿觉得自己走错了门更或者走错了国门。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为了敲响这个漆着暗红的木门她在附近转悠了小两天。

 

男人搜尽了脑内的脸也不记得见过门口的少年,然而出于礼貌他还是让了她进屋,刚拉开椅子要坐下的时候差点被一声“父亲”惊得绊着椅腿倒下。

 

客厅的气氛比较凝重,在那声父亲出口后歳一度怀疑面前的男人是不是私生活不检。

两个人对坐着凝视对方,许久后男人别开视线。

“...你妈妈,还好吗?怎么只有你来找我了?”

歳对这个男人能反应过来自己的母亲是谁有些赞赏,毕竟她长得不太像母亲。

“...母亲她去世了。”

就这样缓慢的互相了解着过去。

 

在知道自己孩子是被丢出来后有些容易激动的美国血统开始展现出来,他愤愤的拍着桌子,许诺着自此以后自己的孩子自己护着。

被欺骗得不敢信任他人的歳只是点了点头,将心底冒出来的暖意斩了个干净。

然后被男人一句“有喜欢的妹子了吗?小伙长得挺帅,像我像我。”这种无耻发言撩的没了脾气,罕见的对着男人露出笑容。

“父亲,我是您的女儿。”

然而一点温度都没有。

被冻了个激灵的男人挠挠自己卷成鸡窝的头发,觉得晚上一定要加床被子。

而自此以后也没再触碰过这块的禁区。

 

她不太清楚这个身为她父亲的男人从事的是什么工作。

有时特别阔绰有时却手中发紧,但毕竟是个人隐私,她能做的也只是督促着他间接管理起这个家的经济。

她现在能为这个家付出点什么也是多亏了那五年的蜜糖,让她认为自己需要学习管理家族庶务,从而岔开了一心修习技法的时间。

 

新入学的感觉有些微妙,她的外语不算特别好,仅能做到日常交流。但校方对她的态度与其说是本校学生更不如说是交换生。在发现学校中有剑道社后她就像是找到了归属,整个下午都泡在社团用的小体育馆中。

 

虽然除了剑道以外的课程基本都无法学好,但就这样喜欢上她的少女也不算少,甚至还有少男。这让她很费解。

 

就算成绩单上的成绩简直不能看,赚钱养家的男人也不会去约束她,只会象征性的抱怨两句,然后拍拍她的头说你喜欢就好。

 

她有点不知所措。

 

男人可以说自从相认后是个好父亲,生日好好的庆祝,平时也会带礼物,除了不会调理经济以外都很好。

但却没有结婚,甚至连女伴都不常见。

虽然在相认的第一天就知道母亲在这个男人心中的重要性,但她不想自私的利用这点让这个男人不再注视别人。

然而就在她觉得这种日常能继续很久时,男人拿着一封信放到她面前。

 

“我可能要出远门,工作原因....虽然我争取留下来,但是...”

剃干净胡子好好收拾过自己的男人有着股成熟的味道,绝对的迷人。

“...不,你不用担心我,不方便的话我一个人在家就可以。”

打断他要开始摧残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发型的动作。

 

送男人出门是很痛苦的,因为这比送小孩去幼儿园还让人烦躁。

已经在四大门内的男人恨不得满脸涕泪的抱着她不要离开,而歳只想报警。

 

回到家后她想着松口气吃个布丁稳稳心神,甚至都想好一会看什么节目的时候。

她看到了。

一只狐狸蹲坐在那封被遗忘在桌上的信上。

 

她有点方。

 

 ——————————————————————————————————

看完的都是天使让我抱抱摸摸亲亲[←滚

 

 

然后说几个彩蛋[咦

 

歳鬼的那把刀设定其实某种程度上致[痴]敬[汉]斋藤一的_(:з」∠)_...

本名的姓氏也....是阿一改后的姓氏...

歳鬼的无外流也是←你

 

没错歳鬼是亲爹无意中卖给政府了_(:з」∠)_

亲爹也是在政府工作的...只不过担当有点迷[


关于身高:

歳鬼净身高设定的是177,战斗装穿上靴子差不多180左右

平常在本丸那双木屐......穿上估计185[[[[[[

所以短刀可以在她身上荡秋千hhhh

身上挂满了短刀←

这个身高全是梗[[[[

 

关于人设中祖先这块咱们下次再...[[[

本来打算简单扩充一下背景..结果写出来了个这_(:з」∠)_

 

 

那么天使们咱们下次再见;-D


评论(1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