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工口|饮霜汤
这是一个不定时失联的文画渣。
#声优厨#乙女向#
#刀剑乱舞屠版中#
长谷部不足✓
腐向拒绝✕
#苏苏苏苏苏w#主日圈,欧美涉及w#
 
 

[刀剑乱舞][原创][婶狸婶]被迫出口(2)

更新辣!

量少注意←

审神者有特设

人设在隔壁→

可能崩飞_(:з」∠)_。

以上↑接受无能者请右上。

欢迎勾搭啪啪啪(✿·w·) 

P1http://hero0124solo.lofter.com/post/2fb962_7dae045

——————————————————————————————

如果能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她估计还会不怕死的跑到手合番接受洗礼。

 

谁叫她放荡不羁爱自由。

 

下意识绷紧的肌肉有些发颤,歳鬼自认为不明显的后撤了一小步妄图离开阴影的覆盖范围。

“啧....躲什么?”但那是徒劳的,黑衣付丧神向前迫近一步,随后抬起手顿了顿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提溜起来。

“有本事藏着就没本事担着吗。”付丧神的语气有些别扭,但更多的是不悦的情绪。

“.....我做了措施,已经没事了。”嘴硬。

眉间本就不浅的沟壑变得更深,同田贯直想抽刀。他咂了砸嘴将视线放到她侧腹,浅红印在白色系的衣服上,扎得他眼睛疼。

“这叫没事?”被强行揭底的歳鬼已经做不出任何抵抗,只得垂下头像偷吃被抓的幼子般认错。

“...对不起。”宛如自言自语的音量却还是被对方捕捉到。表情似有些缓解,至少不显得那么凶神恶煞了。

接着像被开了锁一样,无论同田贯问伤势也好、措施也好甚至问在这之前的伤,歳鬼也垂着头表现得毫无保留的一一作答。

随着一条条的受伤记录、中间还夹杂着‘记不太清’‘应该是’等混淆词,付丧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还在数着的审神者。

就算知道她善战,但次次无伤也是不可能的,而他却一次都没怀疑过她所说过的无伤,直到现在才有种面前的人真的是人类的实感。与他不同,与在本丸内的所有刀剑付丧神都不同。在他的印象里,人类更容易被破坏,可能稍有不慎就救不回来。而这些正是歳鬼一直在他们面前避开或者故意隐藏起来的事实。

 

出发点?这种东西当然不会全是好意。毕竟审神者也得为自己考虑。

这是连他这种付丧神都能想到得理由。

 

打断沉默的是烛台切光忠,挽着袖子的男人像是寻他们而来的样子。

“吃饭咯?果然在啊...”烛台切像是叹了口气,接着就要接近还垂着头的审神者。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一旁的同田贯先一步拍了歳鬼一巴掌,用力之大差点让她跌倒,而他紧接着就被后者不可思议的瞪了。而快要近身的烛台切也停下脚步,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吃饭去。走啊?”没熬住的黑衣付丧神越过审神者,像是等不及般催促她并将她染上血色的一侧遮了个严实。

 

 

 

在审神者房间旁有一间空房,那是给近侍准备的。歳鬼本丸的这间房虽然打扫的很干净但却一直空着,因为实行的是近侍轮换制,如果每次都搬来搬去就太麻烦所以近侍晚上都是回各自的房间。然而今晚这个自从一开始便空着的房间第一次迎来了住户,还是常驻民。

 

受伤的事从歳鬼的角度来说是不希望别人知道的,既然有一个同田贯正国知道就再别增加知情人,这个想法同田贯是明白的,从他的视角,说了会很麻烦、不说也会很麻烦。最后还是以不提的态度收尾。同时近侍的位置也被固定,在饭桌上提出这件事的时候,除了一小部分还在正常进食外,剩下都被按了暂停一般。

“...我可以知道原因吗?虽说是主做出的决定..。”首当其冲的是长谷部,他放下碗筷正了正坐姿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准备好的理由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交给长谷部的也只是颇为任性的‘不再想换了而已。’。这让歳鬼自己就不太舒服,毕竟长谷部身为近侍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就算不是近侍也能时常帮她做些工作,从这些角度上出发让她有些内疚。

 

但原则之所以是原则就是因为它不会被轻易撼动。

——————————————TBC———————————————

_(:з」∠)_为什么我有种要变成长篇的感觉[。

 @菌菌菌菌菌  @浅住 ←谢谢宝贝们_(:з」∠)_

评论(10)
热度(23)